赤城資訊網

用戶登錄

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

現代詩人所面臨的世界,似乎沒有意義、沒有美,也沒有詩……

2019-10-04/ 赤城資訊網/ 查看: 214/ 評論: 10

摘要原標題:現代詩人所面臨的世界,似乎沒有意義、沒有美,也沒有詩……文/黎荔有一位學生向我求教:老師,李
白癜風

原標題:現代詩人所面臨的世界,似乎沒有意義、沒有美,也沒有詩……

文/黎荔

有一位學生向我求教:老師,李白、杜甫他們的言辭,輕輕灑灑,離離落落,無限光芒。而新詩則顯得單薄、松弛,缺少質地。我為什么要讀注水的新詩?

這位學生還說,李杜詩篇光芒在,而新詩根本談不上成熟,回顧百年的現代漢語新詩,讓人心存疑惑,希望得到解答。

19世紀西方科學文化的迅速興起,構成對中國古老文化的嚴峻挑戰。中國詩壇的先覺們走出國門,睜開眼睛看世界,別求新聲于異邦。然而,能否在漢語詩歌的基礎上實行變革?成了20世紀詩壇的焦點。更早之前,“詩界革命”雖未促成新詩的誕生,但梁啟超、黃遵憲等并不割斷與詩國傳統的聯系論詩。而新詩作為“五四”詩體解放的產兒,乃是背叛傳統漢語詩歌的“逆子”。“五四”先驅出于要改變幾千年形成的根深蒂固的“詩國”面貌的良好愿望,采用了“推倒”的簡單化的方式。除了格律,充滿詩意的煉字、煉句、語境、意象等也被一起“推倒”了。幾乎在一張白紙上誕生了新詩,一切都回到了小孩學步的幼稚狀態。這種在“短時期內猝然實現”的新詩,使凝聚了中國人幾千年審美感知的詩性語言在一夜之間流失殆盡。

在一片荒蕪中樹起新詩的旗幟。“詩該怎樣做”呢?胡適自己也說不清楚。胡適自己的“嘗試詩”,今天看來也不過是趙麗華式的“梨花體”。所謂“變得很自由的新詩”,“有甚么話,說什么話”,“話怎么說,就怎么說”,雖在提倡很自由地說真話,寫口語,卻沒有劃清詩與文的界限。胡適提出關于新詩體節的“自然節奏”、“自然和諧”,也因寬泛而難以作詩的把握,從當時直到今天,漢語新詩壇仍處于茫然無措之中。

可以說,今天的白話詩,從形式上看是沒有詩樣的,因為它脫去了古體詞曲的痕跡,不能以模仿古典詩詞的意味音節去保持“詩樣”。白話詩的難處,正在于它的自由。然而,白詩詩和白話的區別,骨子里是有的,那就是所謂的詩眼和詩味,詩意空間的建構方式。但當代新詩畢竟無法再如古詩那樣精致細膩了,詩歌的語言創造是順應并越超其時代的語言表現的,我們這個口水橫飛、詩意和美感匱乏的年代,當代新詩在語言表現上很難出色,那么當代新詩的立足點在哪里?我認為是思想性。人性是詩歌永遠表現的、只能表現的內容。一個優秀的詩人,他必須在人性的答卷上作出屬于自己的獨特而創造性的回答。詩人的使命就是關注和思考人類的命運及其生存狀態,并以此喚起人們的關注和思考。我覺得在這方面,當代新詩是有積極貢獻的,不僅表現真實人性,而是還發現人性,承擔著引導人性的任務。這正是大部分的古詩所不能比擬的。

過去,每一個藝術家都以一種宗教、一種世界觀或一種哲學,指導自己的藝術實踐。在19世紀末,西方的世界觀受到傳統宗教和傳統道德觀衰敗的沖擊,這個衰敗在尼采的哲學中顯而易見。以后,西方的世界觀又受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沖擊。這兩次世界大戰使人們認為,文明崩潰了,前景不堪設想。由此,西方世界陷入了精神危機、虛無主義,這個危機在西方的藝術中也有所反映。這種精神危機、信仰空場,同樣來到了今天文化斷裂的中國現實境遇中。

現代詩人所面臨的世界,似乎沒有意義、沒有美,也沒有詩。城市失去了舊日的夢,鄉村被日益擴展的城郊所替代。貴族被瓦解了,君主的輝煌不見了,宗教的崇高理想不見了,從軍的榮耀不見了,農夫的簡樸也不見了。面對著一個似乎沒有意義、也沒有美的世界,面對著一個沒有榮耀、沒有英雄的世界,現代詩人選擇了對藝術創作過程的注重。過去,藝術家總是表現世界和美化世界,現代藝術卻完全置世界于不顧。過去,藝術家總是循規蹈矩,不越雷池一步。無論是詩人、雕刻家或畫家,都必須經過長期的學習和訓練之后,才能掌握一種藝術形式的規則。而只有在掌握了這些規則之后,他們才有資格自稱為藝術家,并進而去嘗試創作。與此相反,現代藝術擯棄了所有的規則和條例,這使得任何人都可以先拋出某種稀奇古怪的東西,然后就自稱為富有創造力的藝術家或天才。現代藝術家懂得,著名的藝術家在其生活的年代就引起爭議,因此,他們就認為,具有爭議性就是具有創造性。因此,他們竭力創造能引起爭議的作品。我們只有在現代詩學的背景下,才能理解現代詩歌。

學生的質疑是有道理的,我們現當代詩學理論的建構遠未完成,嚴重滯后于創作與傳播,因此,大部分的讀者仍停留在傳統詩學,無法讀解現代新詩。我們的詩歌教育與迅猛發展的新詩之間相差足有百年,詩人已一腳踏入21世紀,然而讀者還停留在以韻律取勝的18世紀。

當然,某種意義上,對現代漢語新詩的質疑,也值得質疑,因為我們也不乏優秀的現代詩歌,不能全部抹殺。就舉一首短詩為例:

《斯人》昌耀

靜極:誰的嘆噓?

密西西比河此刻風雨,在那邊攀援而走。

地球這壁,一人無語獨坐

僅僅三行,節奏上長、短句結合,急促和舒緩并行,寫出了“此”(中國大西北)與“彼”(大洋彼岸)以及內心與世界交融的大宇宙,透析出堅韌搏弈、不畏孤寂的品行。如此磅礴筆力,李太白在世也不過打個平手,而那種俯仰天地的沉郁頓挫,又有屈子、老杜之風。

寫詩是個人的事,但它卻構成了歷史,而且形成了一百年的新詩傳統。中國是大國,詩的根基深遠,在大文化的基礎之上,這樣一個國度肯定與詩有永遠扯不斷的情緣。時光流逝,歲月不停地滑過去,而優秀的詩篇與偉大的詩人將留下來。尤其現在進入網絡時代后,詩歌界從九十年代的低迷狀態中睜開眼睛,仿佛一夜之間詩歌論壇與詩歌寫手占據了文學網站的大部分陣營。民刊也如雨手春筍紛紛亮相。許多擱筆多年的詩人也重回詩壇,在萬分感慨中重拾舊夢,投身于新一輪的創作熱情中來。網絡上也涌現了不同的流派與風格,正式開始了民間寫作。這種不可阻擋的熱情與活躍為中國新詩開辟了另一道大門,使愛詩者及讀詩者互動性強,便捷性大的自由讀寫空間,同時也出現了更多的娛樂式及隨意性的詩歌寫作。

從詩歌發展的角度說,網絡為詩的交流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是一種大空間。天地玄黃,詩的行走可以無拘無束,更大的自由為詩的寫作敞開了無限大的平臺。民刊對于中國新詩的發展促進作用極大,拓展了詩的發展空間,寫詩的人數激增。由于網絡與民刊的出現,中國新詩的發展改變了格局。原來紙本的詩歌媒體只是官辦的,現在是官、民共存,二者互動,可以稱為詩的“另一道大門”。加上網絡的推力,就出現了一種繁榮,我認為繁榮就是繁榮,不是“假繁榮”,當然,網絡也讓草根內容得到了大規模的上浮,因此詩的泛濫化就是一種必然的現象。

漢詩新詩回不到盛唐時代,也不必非和盛唐比較。一代有一代之文學。應當看到,詩歌在時代發展的進程中,雖然具有心靈和情感的根性,但它畢竟不是大眾化的文化形態,可以人人懷有詩意,但不會人人都寫詩,尤其不會讓大眾都沉迷于詩中。孔夫子在遠古時代所講的“不學詩,無以言”其實也是小眾化的提法,他強調的是一種文化的高度,而不是面對所有人的標準。目前中國的詩歌環境是中國新詩誕生以來最好的時期。網絡平臺、自由寫作,詩歌書刊由官方向民間延伸,園地越來越多,空間越來越大,無論如何這都是詩歌發展的好兆頭。不是沒有問題,而問題是可以解決的,只要詩歌存在和發展著,一切問題又不是問題。

學生的求教:“我為什么要讀注水的新詩”?在解答了新詩是否“注水”這個問題之后,如果把學生的問題簡縮為“我為什么還要讀詩”?那么,這個問題是我不能完全解答的。因為,詩歌是最形而上的人類精神之花,詩歌到底是什么?將是一直伴隨著人類的歷史進程的無底之謎。在這方面,我和學生一樣深感迷惑。詩歌就是在未定性、無限性中對世界意義的不斷開啟,我怎么去定義這一線把握在手中的星光?我所知道的僅僅是:

詩不是為詩而詩的

詩不是堆砌語句搬弄典故分行書寫

詩不求濃妝又不能流于直白

詩是什么?

詩是百萬分之一的保留

詩的成功,一般不在詩中,而在詩外

詩讓我們凝神觀照,看清現實與夢想區別

詩實際上是人類自己的根本問題

來源:西安交大黎荔(百家號)

責任編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

相關分類

  • • 新聞資訊

  • • 活動頻道

返回頂部
下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