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城資訊網

用戶登錄

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

賈躍亭內蒙造車“夢碎”:拿地無進展、九城缺錢、合作或告吹

2019-10-04/ 赤城資訊網/ 查看: 214/ 評論: 10

摘要賈躍亭“造車”似乎永遠不缺話題。9月3日,法拉第未來(FaradayFuture,下稱“FF”)發布公告稱,賈躍亭辭任CEO,

賈躍亭“造車”似乎永遠不缺話題。

9月3日,法拉第未來(FaradayFuture,下稱“FF”)發布公告稱,賈躍亭辭任CEO,由前電動車創業公司拜騰創始人畢福康(CarstenBreitfeld)擔任新CEO,負責FF產品技術開發,同時負責籌備新的融資。

造車需要大量資金投入,而因資金缺乏,FF先后陷入研發和生產困境。今年以來,除去賣掉美國辦公樓和內華達州生產工地,FF還宣布獲得與來自游戲運營商第九城市(下稱“九城”)簽署合作協議。九城將向FF投資6億美元,成立合資公司,在中國生產、銷售和運營FF新能源汽車。

而獲得政府支持的一塊土地(建立生產基地)和資金支持,是此次九城與FF合作的關鍵之一,也是九城向合資項目提供資金的條件之一。

今年6月10日,九城宣稱與呼和浩特的沙爾沁工業園簽署戰略合作磋商備忘錄,FF和九城所共同成立的新能源汽車合資公司將在沙爾沁工業區的落戶及發展。該備忘錄表示:“雙方將以最大努力在約定期間內達成協議,備忘錄有效期為3個月。”而9月9日恰巧為備忘錄有效期最后一天。投中網獨家從呼和浩特經濟開發區處獲得消息,雙方僅6月一次會談后便再無下文。與此同時,九城或因融資困難,可能無法如期支付合資項目6億美元。

FF與九城的合作項目將何去何從?沒有賈躍亭擔任CEO的FF,其造車進程又會如何改變?

內蒙古項目尚無新進展

“(法拉第未來的項目)僅6月時口頭會談過一次,就沒有再接觸了。”9月初,呼和浩特經濟開發區一名招商工作人員告訴投中網。

這與6月時投中網從沙爾沁工業區工作人員獲得的信息一致:該經濟區與九城只是合作意向,并未最終確定方案。而且該次合作行為為對方自行宣傳,與其無關。

今年6月10日,九城對外宣稱與呼和浩特的沙爾沁工業園簽署了戰略合作磋商備忘錄。合作內容包括,FF和九城所共同成立的新能源汽車合資公司將在沙爾沁工業區落戶及發展,后者則為合資公司提供土地建廠、同時協助提供55億元資金。

按當時宣傳通稿所言,合作的備忘錄有效期為三個月,這個時間內雙方將以最大努力在約定期間內達成協議。截至9月9日,該備忘錄已滿三個月。如今,公開渠道并未傳出相關進展。投中網向九城、FF兩家公司詢問該合作進展,均未得到回復。

上述招商負責人表示,在過去這段時間里,沙爾沁工作業園區只落戶了兩家公司,創維智能家電和3GW單晶硅片生產項目。其還稱,如果新能源汽車生產項目要與當地園區合作,最好提前申請生產新能源汽車的資質,“把所有前提手續辦好,才能獲得相應的優惠政策”。

生產新能源汽車資質指的是,發改委和工信部發出兩張新能源造車資質牌照。工信部旗下的汽車產業專家智庫專家張翔告訴投中網,擁有這兩個資質就意味著獲得了在中國生產和銷售新能源汽車的資格。

而今年3月,九城與法拉第未來簽定的合作協議中明確指出,雙方約定成立合資公司,將在中國生產、銷售和運營汽車。

截至發稿,投中網未能在“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信息查詢系統”中獲得“第九城市”、“法拉第未來”或二者相關公司在生產新能源汽車的資質上相關申請信息。

如果未能獲得地方政府土地和資金支持,九城與FF之間的合作協議會有什么影響?

缺錢的九城

獲得政府支持的一塊土地(建立生產基地)和資金支持,是九城與FF合資項目的關鍵之一,也是九城向合資項目提供資金的條件之一。

在最初3月雙方的合作協議中,九城向其與FF的合資公司投資的6億美元將分為三期支付,每期2億美元。具體支付條件投中網曾在《賈躍亭牽手九城內蒙古造車真相》一文中提及。

但今年6月24日,九城向美國證券交易會(下稱“SEC”)提交了5000萬美元融資計劃,目的之一是能支付與FF合資項目的融資款數。在該融資計劃中,九城修改了與FF合資項目的協議,具體如下:

1、原定最晚6月22日之前完成第一期2億美元,現在改為2億美元分兩次支付,第一筆在8月6日之前支付,第二筆支付日期由雙方再協商。

今年3月原協議提及的500萬美元定金已支付。如果本次融資失敗,也意味著九城無法向合資公司支付剩余的錢,合作或就此宣布失敗。

2、二期支付的條件仍是地方政府支持的土地和資金協助。修改協議強調FF有義務在合營企業收到第一期2億美元后的四十五天內,向合營企業提供在中國的一塊土地用于制造電動汽車。三期支付條件則仍然定為FF“V9MPV”車型概念設計圖出來之后。

也即是,該次合作協議修改的關鍵在于,九城提供的第一期資金2億美元最終支付日期。這也決定了FF提供土地用于造車的最后期限。

因第一期2億美金的第二筆支付日期未有明確時間規定,這意味著,即便無法成功在呼和浩特沙爾沁工業園拿地,九城與FF或仍有時間尋找下一個土地資源。

不過,九城與FF的合作仍然存在不確定性。九城在此次修改協議中明確指出,以下兩種情況都可能令雙方合作項目終止:1、九城未能成功籌集資金,無法按照約定向合資企業注資;2、FF未能獲得地方政府提供的土地使用權和資金支持。

即使最終FF成功獲得地方政府支持,九城能否成功籌集資金向合資企業注資依然存在疑問——其已出現業績連年虧損、現金流吃緊的局面。

投資新能源造車是九城繼區塊鏈轉型后的第二次“自救”。成立于1998年的九城,在2009年失去《魔獸世界》的代理后,已連續6年虧損,累計虧損達20億元。而截至北京時間9月9日,九城1.4億美元的市值,不足其2007年高峰期的十分之一。據2018年年報顯示,九城經營、投資等期末現金流同比減少97%,僅為426萬元人民幣。

截至9月9日發稿,未有相關公告或資訊表明九城已成功獲得5000萬美元的相關融資。投中網向九城咨詢此事,以及其第一期款項第二次支付協商的明確日期,均未得到回復。

FF造車走向撲朔迷離

耐人尋味的是,FF自3月與九城達成合作后,很少主動提及該合作項目。即使6月內蒙古拿地意向披露,FF中國區工作人員也聲稱他們是通過新聞報道獲知這一信息。投中網再次向上述工作人員咨詢,其與九城的合資項目進展,截至發稿,未獲得相關回復。

FF自2017年消費電子展(CES)亮相首款電動車FF91后,因資金缺乏,先后陷入研發和生產困境。

今年3月,為緩解現金壓力,FF賣掉其位于洛杉磯的總部大樓,并以4000萬美元(約為2.8億元人民幣)的報價賣出它位于美國內華達州的生產工地。九城則是今年以來FF對外宣布的重要外部資金注入方。不過目前看來,雙方接下來的合作項目如何進行仍是未知數。而據九城的6月提交的SEC文件顯示,雖然FF收到了其500萬美元定金,但如果合作失敗,FF將退還這一款項。

另一方面,不再擔任CEO的賈躍亭,是否將對FF以及與九城的合作項目產生影響?

賈躍亭在其微博稱,“之所以放棄一切,只為把FF做成,盡快徹底償還余下的擔保債務”。這與他2017年年底剛擔任FF的CEO時,強調絕不會放手控制權的態度截然不同。當時有媒體報道稱,賈躍亭曾表示:“寧愿出讓大股東的位置,但死也不會出讓FF的控制權。我要是不在了,FF就是平庸的公司,一般人不愿做這種產品。”

投中網同時向九城和FF詢問,更換CEO對雙方合資項目的影響,但均未得到回復。

或許,從賈躍亭的債主態度反應可知一二。例如,他的個人債主之一——上海懶財資產管理公司(下稱“懶財”),對其辭任CEO很“不滿意”。8月30日,該公司向美國加州法院提出,賈躍亭辭任FF的CEO,這一變化更會削弱其還債意愿。

2016年,懶財出借5000萬元予樂視體育,賈躍亭作為擔保人,至今樂視體育尚未歸還這筆借款。去年12月,懶財成功要求美國加州法院凍結了賈躍亭在FF的全部股份以及他位于美國加州的四幢關聯豪宅。今年4月,加州法庭宣判,勒令賈躍亭連本帶息償還懶財1241萬美元(約8830.58億元)。另外,據CourtListener網站公布的法庭記錄顯示,8月21日,加州法庭要求賈躍亭必須于9月11日在洛杉磯出庭,屆時他的個人財產會接受法庭的債務人審查。

賈躍亭被外界視為FF的“靈魂”,他曾將從樂視網套現的大部分資金用于FF造車,還在FF資金告急之際抵押美國加州豪宅救急。FF的成功與否,被看作是賈躍亭償還擔保債務的關鍵因素。

如今,賈躍亭辭任CEO,而新上任的CEO畢福康,今年4月剛離開其參與創辦的拜騰,宣布加入另一家新能源造車企業“愛康尼克”,不到半年時間,還未見作為,又轉向FF。這一切,或許讓FF的造車走向更加撲朔迷離。(文/林桔編輯/陳姿羊來源/投中網零度工作室)


山河表里 https://wap.guxs.net/gu/115224.html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下彩网app